电子读物 广播 制版设备 排版 印刷设备

【故事】抗战老兵张永儒:铅华洗尽 初心不改

印刷设备

  坐落在北京西山脚下的北京航空材料研究院离休干部管理处有一位张永儒老人,在拜访他之前,我对他的印象还停留在一些让人看到便心生敬意的标签上:

  得知我们要来家里,老人很是高兴。他上了年纪,耳朵听不清,我们时而对谈,时而借助题板来笔谈。这个过程中,张老侃侃而谈,头脑清晰、思路明确,让我们不禁称奇。在老人的讲述中,我们开始走入这位耄耋老人艰难而又波澜壮阔的一生。

  1921年12月,张永儒出生在河北省满城县一个贫农家庭。祖父和父亲都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仅靠家中仅有的贫瘠土地来维持生活。那个时候,家里没有粮食吃,吃糠咽菜也保证不了,张永儒的祖母便是因为没有饭吃而饿死。为了扭转因为祖辈没有读书人,家里始终贫穷的现状,父母将8岁的张永儒送去读书,老师为他起了张永儒这个学名。

  读了4年书后,张永儒家又添了一个弟弟,三个妹妹,生活越发艰难,父母只好让他辍学回家务农。几亩山地薄田,靠天吃饭,几口人的生活难以为继,于是父母便托人把张永儒送到保定的一家印刷作坊里做学徒。那一年,张永儒13岁。

【故事】抗战老兵张永儒:铅华洗尽 初心不改

  说是学徒,其实就是童工。张永儒来到保定西街青林阁印刷厂,等待他的,是从未有过的艰辛生活。印刷厂的老板是兄弟两人,他们规定:每天早上,张永儒必须先起床把他们的尿壶倒掉、洗净,然后打扫工作间;之后去厨房生火做饭。年少的张永儒从来没有做过饭,只能摸索着学习。

  印刷厂的工作很是辛苦,老板又把他当做免费劳力来使唤。每天,张永儒都要工作不少于16个小时,有时候甚至48个小时连轴转。因为每天都超时劳动,有一次,他在工作的时候打了个盹,站着就睡着了。老板发现后,走到他的身后,用手使劲打了他的后脑勺。张永儒猛地向前一栽,撞到了架子,上嘴唇被撞了一个洞,血流满地,而他只能捡起一张破纸堵在伤口上,眼泪咽进肚子里……

  印刷厂白天工作的案台,晚上便是张永儒的床。有一次,他早上醒来,发现自己睡在地上。原来,半夜他不小心从案子上滚了下来,但是因为太疲劳,竟然摔在地上都没有醒……

【故事】抗战老兵张永儒:铅华洗尽 初心不改

  就这样,张永儒在保定的印刷厂做了3年学徒。刚要出徒的时候,日寇却在这时侵占了华北,张永儒被迫回到家中,但家中的生活更加举步维艰。无奈之下,他只好又辞别故土北上打工。

  日本占领北京后的那段日子,张永儒在门头沟挖煤、装煤,每天都从事重体力劳动。因为长期抬煤,右肩膀被压得严重变形,如今,他的右肩要比左肩低一两寸,仿佛诉说着那些苦难的岁月。

  日寇占领华北后,张永儒亲眼目睹了日寇对中国的侵略和对中国人民的烧杀抢掠。也正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不甘心做亡国奴的张永儒毅然投身报效,于1940年3月加入八路军。

  参军时,他还不满18岁,因为身体好,又上过4年小学,很快便受到重用,在班里担任学习组长,而后在晋察冀一分区特务营三连二班任班长。1940年,由于敌人的扫荡,使得边区的粮食极度紧缺,于是张永儒所在的营队接到任务,从路东护送民夫运送粮食到路西徐水县打磨山村,进而转运边区。

  在进行一个多月的运粮工作后,1940年阴历8月14日,张永儒所在的部队接到命令,停止运粮任务,返回根据地参加百团大战。第二天,也就是15日凌晨,部队从路东返回路西时,得到汉奸和敌特情报的敌人,在部队必经之路的屯庄布下了埋伏。

【故事】抗战老兵张永儒:铅华洗尽 初心不改

  一进村,敌人便直接开始机枪扫射,战士们急忙向南突围,却不想没走多远,在南边的玉米地里同样有敌人的三挺机枪在扫射。一时间,机枪扫射加上敌人的步枪乱射,使得整个部队陷入了枪林弹雨中。张永儒的连长和侦察班长等十几个人都倒下了。

【故事】抗战老兵张永儒:铅华洗尽 初心不改

  在严峻的形势下,张永儒只能带领同志们沿着铁路方向往回走,到铁路旁的一个小村子里落脚。稍后,等张永儒和同志们武装返回被伏击的地点时,他们看到12个战友的尸体都被敌人扎了刺刀,血流满地。战士们向老百姓借了马车将牺牲同志们的尸体运回打磨山,连里的战士、干部见此无不痛哭。

  说起这段经历,张老有点激动,他颤抖地叹息道:“我们的连长于明建,可是连两万五千里长征都闯过来了,却在这次运粮中牺牲了……”

  在张老卧室的墙上挂满了他的书法作品,桌子上满是毛笔和纸张。说起他的书法爱好,张老向我们展示了一支具有特殊意义的毛笔。

【故事】抗战老兵张永儒:铅华洗尽 初心不改

  1949年深秋时节,西北野战军在彭德怀的指挥下,夺取西安,直逼兰州。经过半个月的激战,敌人修建了几十年的阵地被攻破,兰州守军没了屏障,一下子溃不成军,弃城而走,抢渡黄河大桥,我军极速追击。同时,我六军一部也向西追逃,攻占了七里河。

  七里河是西北行辕长官公署的所在地,当张永儒和战友们冲进其办公处时,那些豪华的用具和设备瞬间让这些“土八路”大开眼界。张永儒冲进办公室,地上一片狼藉,并没有文件,而在一个抽屉里,放着一捆毛笔。

【故事】抗战老兵张永儒:铅华洗尽 初心不改

  张永儒喜出望外,随手取了50支放进挎包,而后,这些毛笔随着张永儒征战南北,一直到他被调到北京装甲兵司令部。离休后,张永儒决心学写毛笔字,除却送给朋友的一些,剩下的这些毛笔也开始作为他主要的书写工具。练了几年之后,当年的50支毛笔,只剩一支了。

  我拿起这支毛笔,笔杆上刻有“极品 纯净北尾狼毫”的字样,笔头的毛早已变短、变秃,笔管也闪烁着独属于竹料的光泽,仿佛在诉说着张永儒从战争年代开始所经历的一切。

【故事】抗战老兵张永儒:铅华洗尽 初心不改

【故事】抗战老兵张永儒:铅华洗尽 初心不改

  1950年,张永儒被调到北京军委装甲兵司令部,随后他又经历几番调动,最后在1964年来到航空部第六研究所(如今的中国航发北京航空材料研究院)任职,于1979年离休。

【故事】抗战老兵张永儒:铅华洗尽 初心不改

  离休后的张老,醉心笔墨,所创作的书法作品曾多次参加书画展览并获奖。书房里、客厅里,到处都挂着他的笔墨。当我们邀请他为祖国壮丽70年送上祝福时,张老当场挥毫,写下一副书法为祖国母亲庆生。

【故事】抗战老兵张永儒:铅华洗尽 初心不改

  望着张老伏案的身影,你很难把他和那个在枪林弹雨中拼出一条血路的战士联系到一起。几十年过去了,张老的军功章还在闪闪发光,他的故事还在口口相传,伤口早已愈合,弹片还留在体中。而他却早已洗尽铅华,在笔墨的世界里畅游。

【故事】抗战老兵张永儒:铅华洗尽 初心不改

  在张老的书房,我们看到了他的一副书法作品——自己创作的《自律》。这首写于1967年的小诗,表现了张老身为一个战士的高尚情操:

【故事】抗战老兵张永儒:铅华洗尽 初心不改

【故事】抗战老兵张永儒:铅华洗尽 初心不改

  学习了两个毫不搭边的专业:广告、国际关系,既没进4A,又没入外交一行。从事媒体行业十几年,如今在文化产业摸爬滚打。

本站文章于2019-11-29 04:34,互联网采集,如有侵权请发邮件联系我们,我们在第一时间删除。 转载请注明:【故事】抗战老兵张永儒:铅华洗尽 初心不改 印刷设备

上一篇: 下一篇:没有了

你可能想找